烧烤摊主立马搬来了一个凳子让谭先生坐着

2020-01-22 16:40

又行走了50米后,谭先生夫妇被另一拨不明身份人员袭击,先是一人肘击其肋下。谭先生以为有人要抢妻子的粉色包包,便推开妻子,在烧烤摊操了一把剪刀与袭击者对峙。后被5人围攻,其中一人拿了一个大勺将他敲得头破血流,其余人见到谭先生鲜血直流慌了神,都纷纷离开。

稍稍护理妥当,1点20分,朱女士拨打了110、120,警方和救护车很快赶到现场。

孰料,中年女子称自己挨了男子的打,当即打电话叫了四五个不明身份男子将他围住,谭先生有些斗气,要跟对方去派出所。这时,景区的保安发现后走了过来,在保安的调解下此事告一段落。

谭先生流了血,吓坏了在一旁的妻子朱女士,她连忙过去扶着丈夫。“立马就有游客跟我们说,大中午气血上升,要我们赶紧按住不要流血过多。”烧烤摊主立马搬来了一个凳子让谭先生坐着,现场没有别的急救物品,只能用餐巾纸按住头部伤口处。

眼看情况有点糟糕,心有担忧的朱女士拉着丈夫,并跟中年女子解释了“他没有拍你”后离开了大转盘。

昨天下午,被打的男游客在附近的武警医院接受检查和治疗,头上缠着绷带,左手腕和手掌处都有血迹。

开着有月牙形裂痕挡风玻璃的车子,车主带着一家人去了附近的派出所。

唐女士所说的游客被打现场在洋人街景区内的德克士对面,宽10余米的道路两边停着游客们的私家车。

另一摊主还透露:男游客似乎是跟这帮人在别的地方发生了纠纷和口角,当时双方还相互追了近10米远。

接诊的武警医院急诊科朱宏斌医生告诉记者,伤者头皮和左臂都有裂伤,需要缝合。在一系列检查完毕之后,男游客的手部被缝了两针,头部被缝了5针。

下午两点半,由于当时就在车里,能认出打人的男子,警方请这位车主去做笔录。

朱女士说,丈夫是做装修的,忙起来昏天黑地,真的是很心疼他。本来想和丈夫好好休息一天,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

曾先生拿了一把同款的铁勺,长约30多厘米,银白色,烧烤摊除了烧烤之外,还兼售饮料汤水,这铁勺便是舀汤所用。

德克士对面两家烧烤摊的摊主都见到了打人的全过程,一位曾姓摊主的铁勺和剪刀都作为物证,被警方带走取证。

谭先生说,自己当时一直在玩手机,妻子挽着自己的手拒绝了对方。不过,中年女子还称谭先生在用烂手机拍她,这让谭先生有些气愤,就跟对方理论。谁知道中年女子却跟他纠缠起来,甚至称让他“出不了洋人街”。

其中一家烧烤摊的摊主曾先生说,事发时男游客先到自己的摊上拿了一把剪刀,对方则有四五个人,其中一人又到摊上拿了铁勺将男游客头部敲出了血。

男游客姓谭,家住江北区,今年40岁,昨天趁着妻子朱女士轮休。中午1点左右,两人慢慢悠悠地逛到了洋人街。在大转盘附近,谭先生和妻子被一名50多岁的中年女子拦住,向他们推销拍照服务。

车牌为渝btr3××的车主便是这场事故的见证者和受害者之一,打斗发生时,男子冲到了他的车顶,踩踏过后,他车子的挡风玻璃被踏破。本来是全家人一起来洋人街玩耍,爱车却被这场意外波及。

“把人打伤的是个年轻人,他们追了一段路。后来还跳上了我的车,把挡风玻璃给弄破了。”车主说,事发过后,他和家人都没了游玩的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