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致力于相声传承

2020-02-27 19:42

“让观众笑太容易了,我在乎的是观众笑完以后对我们的评价。 ”赵松涛说起最近在网上看到的大学生自创相声视频,连连叹气,“如今过度的市场化运作,许多人对相声有误解,觉得没有下三路、离开黄臭脏就不会说了。几乎90%的大学生不知道长衫怎么穿,上海太需要规范的曲艺教育。”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除了致力于相声传承,赵松涛在过去的9年间从未有过大型市场化运作演出,也没有急于原创新的节目,只是不断在各小型剧场与社区文化中心靠一场场演出稳扎稳打传播口碑。作为上海最早的民间相声团体的创始人,赵松涛说现在上海比较活跃的各大相声团体的主力阵容大部分当年都与他一起合作在社区演出过。

如今走进逸夫舞台,是一次学艺的汇报,也是一次发展的探索:“我一度担心出票不好,但现在第一场的票全部卖完,第二场也只剩下三分之一的票。”赵松涛说,“这么多年的普及、演出和培训,到底还是有了一定的效果。”专场节目包括相声、快板书、双簧,既有传统曲目《黄鹤楼》、《武坠子》,也有以上海路名做谜的原创新作《迷上海》和赵松涛与评弹名家吴新伯创立的南北评话 《白虎镇》。著名演员张志宽、侯耀华将到场助阵。

赵松涛师从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魏文亮、快板书表演艺术家张志宽、苏州评弹表演艺术家邢晏芝,但比起演出,他在过去的几年中将更多精力贡献给了相声、快板的培训。每年,他都会带着田耘社走进上海各大高校进行免费讲座,而每周一、二,他又来到小学校园,为小学生上曲艺“课外兴趣班”:“有的时候,我来回路上的时间比上课的时间都长,客气的学校会派车接送,有些则需要我自己贴补交通费。但我觉得值得,我不指望今天上了课,明天你就到剧场里来看我的表演,我只是给孩子们一本热爱相声的书,这本书无形无状,深藏在心底,可能等他们长大了,会突然诱发了对相声的热爱,突然想起了当年赵松涛给他们的这本相声之书。 ”赵松涛表示,现在上海没有一所正规的曲艺学校,想学相声、快板的孩子依然很难找到成长的土壤,值得欣喜的是,今年,他开辟了在中福会少年宫的曲艺课程,而常常教学、演出的奉贤南桥也即将开设由他主导的快板培训基地,从全区21所学校选拔“好苗子”,并有望将曲艺教育培训推广到新增的47所学校之中。

1994年,赵松涛入伍来到上海,2004年创立上海相声大会,赵松涛在上海生活19年,创业9年,始终没有更改自己最初那颗爱相声的心:“和郭德纲相比,我的能耐可能还不到十分之一,这不一定是因为天分问题,也不一定是因为努力问题,而是因为我没有能在那个环境中成长,没有能在那个水里泡大,只能凭着自己的一腔热爱,半路出家。但是,我希望我们的下一代有机会做得比我们更好。 ”

据《新闻晚报》报道,“上海现在的民间相声团体有六家,我们田耘社走的是立足传统和教育培训的路子。 ”从德云社走红开始,相声界的民间力量越来越红火,然而在上海,却总是雷声大雨点小,从大批量的新兴团体大浪淘沙到如今,“健在”的却寥寥无几。昨天下午,上海相声大会创始人、田耘社班主赵松涛在文联回首沪上9年创业打拼之路,他透露,今年开始,田耘社团队各方面开始走上规范化道路,不仅将于6月8日起驻场长宁文化艺术中心,更定下了6月29日、30日在逸夫舞台的两台专场演出,“我不知道该怎么宣传,但知道——票已经快卖完了。 ”